特朗普当选与中国经济展望

50.9K
时间:2016年12月07日期刊:2016年12月刊 点击: 收藏此文 【字体:

特朗普当选与中国经济展望
随着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未来中美关系尤其是中美经济关系走向成为备受瞩目的国际议题。近日,在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举行的朗润格政论坛上,特邀请了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主席欧伦斯、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查道炯、中国国家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和光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徐高出席,分别在政治和经济等领域预估未来中美关系走向。
 特朗普当选与中国经济展望
会有摩擦,也有改善
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主席欧伦斯,与特朗普相识于20多年前,对这位新晋总统有一定的了解。他认为,特朗普之所以胜出,是因为他得到了来自美国白人工薪阶层的非常高的支持率。虽然在特朗普获胜之后,股票市场跌得厉害,但由于“民主党相信管制,而共和党,尤其是特朗普相信放权”,所以,股票市场不降反升,前景被大家看好。
特朗普在就任总统后,将会与中国领导人探讨未来中美贸易问题,“他也曾放言对中国来的产品征收45%的进口税,但如果他真的这样做,不仅对中国,还将对美国甚至是全世界来说,都会是一场灾难。”欧伦斯告诫,“这种小概率事件,我们也不能忽略”。
在美国智库群体中,一直流行这样的观点:中国有大量的过剩产能,他们可能向美国倾销中国产品。“不过,虽然两国经济关系遭遇了一些麻烦,合作路途或许不太平坦,但将来两国之间的战略关系将有所改善。”欧伦斯认为,特朗普的理念是要把美国重新变成一个伟大的国家,其中一个施政策略是美国不能过多地在一些国际事务上花费资源。特朗普认为,唯一一个值得为之利用美国资源的是伊斯兰国,除此之外,美国面临的最重要的问题是要重新建设美国的基础设施。在对外战略中,特朗普说过,“我们自己的麻烦够多了,不要再为香港占领中环惹麻烦了。”他认为,美国的战略盟友,无论是北约还是日本,他们都应该与美国分担美军在海外的成本。
由此来看,特朗普的工作重点从历届美国领导人关注的外部问题,转向美国内部问题。“这点与中国领导人很像,只有外部因素的变化影响到内部问题的时候,中国的领导人才会开始参与或者关注外部的因素。”
“特朗普反对伊拉克战争。伊拉克战争不但牺牲了很多美国人宝贵的生命,而且花了几万亿美元的资源。在伊拉克,最后的结果是制造了现在这样一个伊斯兰国家。所以,除非看到一些国际问题直接威胁到美国核心利益,否则,特朗普总统不会介入或者参与到一些战略性对抗当中。”
欧伦斯认为,美国近几十年里犯了两大错误,一个是越战,一个是伊拉克战争。而中国从来没有像美国那样,向千万里之外投放自己的军力,没有犯过这样的战略性错误。美国成功的重要原因是接受了很多移民,同时美国的经济又是开放的。中国学习了美国经济向全球开放,这条经验使得中国取得了今天的成就,但同时中国需要汲取美国海外派兵作战的教训。
当有人提出特朗普将对移民工作签证以及投资移民和专业技术移民的政策有何改变时,欧伦斯回应称,目前没有听说限制中国移民,也没有听说来自中国的恐怖分子在美国活动。特朗普本人从事房地产行业,他本人的企业也从移民项目里获得了很大的收益,而反对这个项目的力量主要来自国会。未来,国会可能会收紧工作签证,同等情况下,如果这个工作是非美国籍人士,而美国人没有工作的话,可能会有限制。
当讨论到中美两国直接投资的问题时,欧伦斯认为,美国现在的情形是投资资本不足,如果中国要对美国继续投资,就像中国改革开放之初美国不断地向中国投资是一样的。
 
主动,理性,专注自己
“2016年11月3日至5日,我在夏威夷太平洋司令部开会,向美国人讲授中国‘一带一路’政策,我向他们提了一个问题,国‘一带一路’政策对他们有何影响呢?”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查道炯说,“美国人说,在中国政策影响之下,美国可能会转向,与其花那么多精力在海外到处建基地,不如把美国自己的基础设施做得好一些,例如夏威夷的公路。”
“谈到美国大选对中美关系的影响,我其实心里比较沉重,因为两国关系现状有待改善。实事求是地说,中美之间得合作,例如巴黎会议的成功,是因为中美两国政府就这件事可以合作,双方没有利益冲突。而未来两国关系如何,不仅要看特朗普总统施政走向,还要看一些主要职位的负责人的能力。
“值得一提的是,我国全国人大、地方人大机构和美国国会、地方议会之间的交流刚刚开始。我国媒体不能只关注美国政府提出的政策,还要关注美国国会,因为美国财政来自于国会。当然,不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的智库,双方的诉求是相同的,那就是让美国强大起来。”查道炯强调。
或许很多中国人会说,中美关系好不到哪儿去,坏也坏不到哪儿去,多少次都挺过来了。的确,中美关系几十年以来,遭遇了一些麻烦,美商企业在其中起到重要作用,很多企业谈论中国市场的负面影响。但是,中国走的是“和而不同”的路线,我们建立了亚投行、发布了“一带一路”政策,美国看到了自己的脆弱。特朗普总统发出了“对中国产品征收45%关税”的言论,尽管不太友好,但也是一种激励美国人奋发图强的表现,另外,这也是放气球策略,他想看看中国政府有何反应。
査道炯教授认为思考中美关系的核心是自己该做什么,而不是停留在跟踪、评论美国人说了什么。
对于美国领导人的“放气球”策略,查道炯希望中国政府不要硬往上撞。“例如美国政府曾经指出中国对气候变化的影响有多严重,很多数据是伪造出来的,而我们马上就回应,气候变化不是我们主要产生的,这个做法会让我们陷于被动,所以最好避免,况且谁都知道气候变化不是中国一国导致的。”
“如果说,此次美国总统选举对中美关系未来的发展有什么要求,那就是我们主动塑造两国关系的需求提高了。” 查道炯说,中国政府应该主动与特朗普政府接触并配合交接,把BIT作为未来中美双方更新或者重新谈判的范本,让美方了解中国自己经济改革和政治改革的过程。现在有很多的所谓中国自信,自信之余,我们也要保持理性和克制,应该顾及一下美方的政治需求。
 
关键是超越零和博弈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指出,“2009—2015年期间,全球人均GDP增长速度只有1.1%,这是自从1991年以来最低的指标。全球商品贸易量增长率只有1.7%,全球经济增长疲软,全球贸易增长更加缓慢,能够创造需求的投资不到1%。截至目前,新工业革命并没有改变全球劳动生产率减速的趋势,逆全球化正在成为影响世界经济的事实。
“为什么会出现逆全球化?是因为1990年以来的全球化忘了三个东西,依次是创新、公平和治理。首先,美国自1990年以来,高技术制造业在产业比重中持续下降,而金融和房地产成为增长最快的产业。其次,美国普通老百姓对全球化说不,他们没有从全球化中获得利益。最后,我们生活在一个地球村,但我们的治理结构仍然是二战以后建立的秩序。”张燕生强调。
我们正处于一个大变局时期。特朗普上台对中美之间确实会带来新的变化,这个变化既是挑战,也可能是中美之间合作的新机遇。因为美国要创造就业、创造制造业的回归、创造未来十年保持1%的增长率都离不开中国。
中国可能会遭遇很多短期和中长期风险,但两国核心问题是双方是否能超越零和博弈的问题。
“特朗普上台以后,如果扩大财政支出,实施减税,将会引发美联储连续加息,从而引发中国资本进一步外流、人民币贬值压力上升。是否会引发上世纪八十年代的美元危机,这是我们所担心的。”
对中国来讲,接下来要解决创业法律环境、成本上升所引发的经济结构调整,通过规制、职业教育和技术培训以及产能过剩的调整,来改善中国投资环境。
“美国企业来中国投资的原因,2005年之前,他们看中的是中国的农民工;2012年之前,他们看中的是中国市场,而2012年以后,他们看中的是中国未来的高增值服务和高技术制造。从这个角度我们发现,美国来华投资企业正在发生着重大的结构性变化。”
如今,对美国企业而言来华投资依然是商机无限。美国的工业企业关注中国的城镇化、消费升级和环保政策;科技型企业紧盯中国消费转型升级、“互联网+”和创新;消费类企业的机遇是消费升级、“互联网+”和中国的改革;服务类企业认为在中国机遇来自“一带一路”、消费升级和“互联网+”。
由此看来,未来中美经贸关系还是要采取超越零和博弈的做法,中国要把90%以上的精力放在做好自己的事情上。所以,美国新总统上台,对于中国而言是改善中美关系和中美经贸关系的重要机会和窗口。
“中国老百姓过去穷怕了,偏好买便宜东西,企业竞争也是低成本优势。经过35年的改革开放,中国老百姓有钱了,要买好东西了,对欧美高增值产品和高技术服务的需求上升非常快。如今,中国消费升级经过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1979年至1999年,老百姓能够吃饱穿暖了,产业发展最快的亮点是轻工业和纺织工业。第二个阶段是2000年至2012年,老百姓有能力买车、买房、买手机,带动了钢铁、水泥、电解铝、玻璃以及发电、工程机械等重化和重装产业的发展。第三个阶段是从2012年开始,中国消费进入到高品质消费和服务阶段。过去,欧美企业在中国投资70%分布在制造行业,现在70%以上分布在服务领域,尤其是在工业服务、生产性服务等领域,中国产生了一些新的需求和亮点。
 
贸易战只会两败俱伤
“特朗普的当选,很多人觉得是偶然,其实偶然背后也有必然。”光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徐高强调。
“在全球贸易体系中,全球逆差国是美国,顺差国有中国、日本、其他亚洲国家以及中东和北非等石油输出国。全球货物或商品流动的方向,从顺差国流向美国,商品流动的背后是全球资本的流动。中国经常帐户顺差绝大部分变成对美国金融资产的持有,简单来说,中国把顺差的大部分收益借给了美国人。2000年后,美国有一个加速加杠杆的过程,债务增量占GDP比重增大,美国对全球商品需求旺盛,并不断扩大经常帐户财务赤字。简而言之,全球失衡的过程就是一个顺差国用顺差挣到的钱,借给逆差国,买顺差国的产品;顺差国通过商品和资本,双重补贴逆差国。顺差国的外需很好,出口很旺,而逆差国也很享受来自于全球的低价商品和廉价资金的供给。但是,美国发生的次贷危机导致了美国人需求下降,美国逆差收缩,从而形成全球经济急遽衰退,全球储蓄率上升到相当高的位置。
“近些年来,美国财政加杠杆势头明显下滑,特朗普当选之后,大概率应该延续过去共和党总统任期状况,美国财政债务增速会明显加快。推生美国的杠杆率,创造更多的储蓄需求,这对中国来说应该是好事。美国明年通胀可能提升,货币政策会收紧。美元汇率会形成一个非常强的上行走势,美元指数还是会处于上涨的过程中。”
“要让美国重新变得强大需要有资本,谁有资本?就是中国。虽然特朗普对中国放了很多狠话,但是他离不开中国,没有中国,让美国重新变得伟大这个事情是做不来的。”
徐高认为,整体来说,特朗普当选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比较正面,带动美国加杠杆,给中国富余储蓄找到出路。全球总需求状况会有所改善,美国处在内需过剩产能不足的格局,国内需求的进一步扩张需要中国的产品和资本的支持,因此中美贸易战打不起来。如果打起来只会两败俱伤,美国承受贸易战的不利后果的能力会比中国更差。
(作者:文 本刊记者 幽兰 编辑:zgc002)
文章热词:

网友评论

 以下是对 [特朗普当选与中国经济展望]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