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银行业:显性与潜在的外溢风险

50.9K
时间:2016年08月19日期刊:本站原创 点击: 收藏此文 【字体:

中国农历春节期间,欧洲股市中的银行股出现了一波断崖式跳水行情。短短一周时间,瑞士信贷股价暴挫17.3%,跌至24年来最低;德意志银行股价斩掉7.4%,年内以30%的巨大跌幅创出近6年最低;西班牙桑坦德、联合信贷等银行股价均被打至欧元区危机以来最低水平……,受此影响,美国市场的银行股纷纷大幅跳水。数据显示,今年以来,涵盖47家欧洲银行的欧洲斯托克600银行股指数下跌超过25%,标准普尔500指数金融板块跌幅达到18%。虽然之后美欧银行股出现了一定幅度的反弹,但也很难驱散投资者心中的阵阵阴霾,《华尔街日报》据此推出的结论是:美欧银行业风险已达两年新高。
 欧美银行业:显性与潜在的外溢风险
渐趋增大偿债风险
除美国之外,时下全球经济整体增长乏力,作为服务实体经济的商业银行自然难以独善其身。最新年报显示,德意志银行去年全年巨亏67亿欧元,不仅创下该行历史纪录,而且为金融危机发生以来首次出现年度亏损;无独有偶,瑞士信贷集团去年净亏损近30亿瑞郎,为8年来首次出现年度亏损;同样,去年欧洲第三大银行瑞银净收益也发生高达40%以上的萎缩,法国巴黎银行全年净收益同比暴跌47%。收益管道承受巨大覆压的同时,欧洲各大银行还深陷不良贷款的困扰,整个银行业的坏账额度目前可能高达1.2万亿欧元。不仅如此,盈利能力弱化和不良贷款上升的欧洲银行还面临巨大的偿债压力。仅以德国最大的商业银行德意志银行为例,至今年年底,德行将有10多亿欧元的CoCo债券(也称应急可转换债券,是一种在银行的核心资本充足率跌到一定程度后自动将债券转换成股票的债券衍生物)需要偿还,而明年需要支付的规模更是高达43亿欧元。
相比于欧洲银行而言,北美银行业的赢利能力还算稳健,但金融危机中留下来的历史旧账却如泰山压顶。金融危机之前,住房抵押贷款业务占到了美国各家商业银行贷款业务的25%左右,而且美国8000多家银行绝大多数都热衷于此,尽管次贷危机后不少银行迅速扭亏为盈,但各大银行财务报表当时都灵活利用了现行会计制度,大约有一半以上的损失并没有完全体现在报表中,银行有意压低了消费信贷相关资产的风险和拨备,这样,直至现在仍处于一个传统业务风险释放阶段,相应地不排除部分银行房屋抵押贷款和商业地产贷款坏账仍在加剧的可能。
 
日渐收窄的外部环境
为提振经济,欧洲央行、英国央行分别将主导利率和基准利率保持在历史低位,瑞典央行和日本央行双双推出负利率政策,甚至欧元也在考虑实施负利率;尽管美联储尚未采取负利率,但耶伦在最新一次国会听证会上表示,必要的话会考虑负利率。低利率尤其是负利率导致了商业银行的赢利能力进一步削弱。按照美国银行的计算,存款利率每下调100个基点,会对银行业利润产生高达12%的影响;而标准普尔给出的计算结论是,负利率政策将使商业银行2016年度营业利润减少8%-15%。重要的是,负利率还促成了公债收益的大幅下行,其中德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时下触及九个半月的新低,10年期美债收益率跌至近3年来的最低位置,而日本10年期国债收益率更是有史以来跌入负区间。在存款利率为负和公债收益率下降的情况下,银行通过借款与公债发行所能获利的空间被大大压缩。
相对于低利率而言,原油等大宗商品价格的持续大幅下挫直接撑大了欧美银行的风险敞口从而形成的杀伤力更大。数据显示,法国银行业持有的油气类贷款风险敞口总计愈1000亿欧元,荷兰ING集团对石油企业的直接风险敞口为48亿欧元,瑞士信贷原油类风险敞口达91亿美元,而据摩根大通的最新报告,包括巴克莱、渣打银行、皇家苏格兰银行和法国巴黎银行等所面对的非能源类大宗商品风险敞口接近1500亿美元,其中绝大多数目前尚未被平掉。而在美国,花旗集团的能源风险敞口达580亿美元,美国银行能源类风险敞口达438亿美元,富国银行石油以及天然气方面的债务达420亿美元,摩根大通的风险敞口达420亿美元。由于原油价格目前跌至13年历史低位,不少大宗商品价格也纷纷创出新低,欧美银行不得动用资本拨备填充其在能源领域近一半的坏账。
按照摩根士丹利的研究报告,对那些风险敞口较大的商业银行而言,3%-10%的坏账拨备将会占到其有形资产账面价值的60%-160%,同时2%的坏账拨备将会对银行每股利润造成6%-27%的影响。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由于涉嫌操纵银行同业拆借利率等系列违规行为,在去年遭遇监管层巨额罚款之后,欧美银行业还将为自己的失范和不当之举买单。统计显示,欧美银行去年因罚款支出至少吃掉了近一半的年度利润,而这种情形显然还将继续发生。
 
新的危机不足以虞
为了挣脱目前十分不利的内外经营环境,欧美银行纷纷祭其了成本削减的屠刀,并刮起了大范围的裁员风暴。数据显示,在去年裁员总数达到了10万人之后,欧美银行业今年还将裁去12万人。与此同时,欧美银行也开始了力度空前的战略转型或重组,如德意志银行正在剥离零售业银行,同时坚守和强化投资银行阵营;瑞银和瑞士信贷则大规模缩减投行业务,全力做大私人银行业务;巴黎银行决定削减风险资产配置,扩大现金管理、债券服务、股本衍生工具等业务规模,而且巴黎银行将退出亚洲市场,并将该地区的股票交易业务外包给野村经营。另外,继剥离巴西业务后,汇丰正准备出售土耳其的业务,同时将会退出中东地区,并关闭在印度的私人银行业务部门。从目前看,遭遇欧美银行大幅裁撤的除了投资银行部门外,就是零售银行。
据波士顿咨询公司研究显示,未来全球零售银行业中,通过互联网和移动渠道完成的销售与咨询所占份额到2020年会上升到40%以上,正是如此,欧美银行剥离零售银行网点蔚然成风。
从目前来看,欧洲上市银行过去半年中的总市值已惨淡蒸发4000亿欧元,相当于希腊经济体量的两倍还多,而且由于银行业曾充当了金融危机的始作俑者角色,针对欧美银行尤其欧洲银行股价的剧烈波动以及接连不断的裁员风暴,人们担心欧美银行是否会成为新的危机“风暴眼”。在笔者看来,这种主观推测并无雄厚依据。除了通过自身转型而在日后可能收到健体强身的功效外,欧美银行业资本充足率目前已升至14%以上,而且欧美银行业时下还处于去杠杆化阶段,这与金融危机前借贷扩张和银行业加杠杆的行业生态格格不入。另外,虽然美国银行业面临着能源类风险敞口,但据高盛的最新分析报告,美国银行业2%的能源贷款仅占其有形资产账面价值的10%,而且70%以上的债券达到投资级,同时近一半以上的债务缺口已经平掉。只要美国银行业波澜不惊,欧洲银行业很难在金融领域掀起大浪。
更为关键的是,监管机构施与银行的监管力度正日益强化并形成了一道稳固的金融危机“防火墙”。除了巴塞尔协议不断提高了银行资本充足率、资产杠杆率的标准外,巴塞尔金融体系稳定小组还特别定义了全球系统性高危银行,并对这些银行加设了凌驾于巴塞尔协议以上的更严格的资本充足率要求。与此同时,得益于欧元区单一监管机制的建立和欧洲央行对银行业的全面评估,欧洲银行业联盟的第一个支柱已经建立;随着单一清算机制从今年1月1日起全面实施,银行业联盟的第二大支柱也已建成;在此基础上,第三支柱——欧洲存款保险联盟也即将树起。所有这些无疑将显著强化欧美银行业的抗风险能力,并将金融风险锁定在可控范围之内。
 
(作者:文 张锐(广东) 编辑:zgc002)
文章热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硅谷创新生态系统的演变历程

网友评论

 以下是对 [欧美银行业:显性与潜在的外溢风险]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