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求怒放的生命——对话杨守彬

50.9K
时间:2019年10月24日期刊:2019年10月刊 点击: 收藏此文 【字体:

与杨守彬对话,我脑子里竟出现了俞敏洪的形象。大概因为他们两个的经历有些许相似之处。

作为一个不断学习成长、不断升级迭代的产业投资跨界者,以“狂浪主义”为信条、走过赤道南北极的人生边界探索者,杨守彬在上世纪90年代初中升高中时,中途退学,回家放牛一年。然而,那蓝天与大地竟无法容纳他的勃勃野心。与牛为伴的生活和周而复始的劳作,使他深刻地认识到:“只有学习才能升级,否则就被留级”。于是他发奋向上,3年后终于顺利考入了大学,来到了他梦寐以求的北京。

回顾过去的43年,从一个普通农民的儿子成为心志坚定、笃信而行的商业传道者,杨守彬感悟到,一个人的“升级”不仅在于不断学习、增长见识、提升认知、虚心躬行,更在于大时代所创造的独特机遇。

“没有成功的企业家,只有时代的企业家。”在本次专访中,杨守彬结合时代趋势与个人成长,分享了他的成功密码。

 

智能新经济时代的生存法则

《中关村》:在未来创投升级为产投的新时代,什么样的资本能更好地生存?

杨守彬通过对未来投资行业的分析,我认为未来只有五类GP能生存。

第一类是头部GP。比如红杉、赛富、高瓴等,只要不犯错误,不断升级就不会被淘汰。我们发现,在互联网时代有很多很好的基金,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就沉默了,甚至消失了,其实就是因为它们没有升级到新的时代。

第二类是技术GP。这一类GP真正懂技术,了解人工智能、大数据、机器学习,因为这个行业挑战极大,不是一般知识就可以驾驭,懂技术的基金将有非常大的竞争力。靠简单烧钱、简单复制,在未来没有太大的成功可能性。

第三类是生态化GP。今天全中国投资规模最大、回报率最好的基金,已经不是以投资为主的基金,而是腾讯。腾讯在2018年投资1320亿元,过去3年腾讯投资的公司中有37家上市,腾讯对外投资1000家公司,所占股权加和总价值超过7.5万亿人民币,腾讯对外投资账内回报接近10倍。在未来,没有生态化支撑的基金和只做投资的基金,我认为会受到极大的挤压。

第四类是产业化GP。即有产业链条、产业主体支撑的投资。

第五类是循环GP。就是既有母基金,也有直投基金,还有早期基金的GP。总之,未来单一的基金越来越难以生存。

 

《中关村》:从移动互联网的风行到智能新经济时代的来临,只经历短短6年时间。如今,我们正处于新旧时代的交替时期,创业者、投资人与企业该如何走出发展瓶颈,摆脱阶段性萧条,实现逆势增长?

杨守彬其实一个行业的阶段性萧条,或者一个行业萧条背后很大的原因是它曾经过度繁荣。一个行业的发展永远是波峰、波谷交替演进,任何一个行业都不可能一直火,这是不符合自然规律的,就像我们常说的“花无百日红,人无百日好”。况且创业成功的门槛一直都是比较高的,创业是一种人生修行,成功和失败都是相对的,你可能这次创业没成功,但下次有可能就成功了。投资也是一样的,不可能都成功,这是一个客观的规律。

未来无论创业还是投资,只有升级到下一个时代需要的创业模式或投资模式才能赢,靠过去的打法是不可能赢的。所以,未来赢的一定是升级上来的人。

 

《中关村》:在这个投资行业百花齐放的时代,春光里作为后起之秀,其核心竞争力是什么?如何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生存、壮大?

杨守彬提到春光里资本,我们有独特的差异化标签和能力:第一,我们深耕产业,每只基金只投一个产业;第二,以技术驱动,深耕智能新经济;第三,用生态赋能。这是春光里资本最核心的三个杀手锏。

 

个人的升级密码

《中关村》:您曾说过,一切升级都根植于人的升级。对于企业来说,企业升级的关键要素,就是企业经营者的升级。企业经营者该如何升级?

杨守彬一个企业经营者的思想和认知在哪个层次上,他就能做与这个层次相对应的事情。我将企业家分为五个层次:魂、道、法、术、器。

自下而上,“器”就是工具;比器更高的是“术”,即战术;比术更高的是“法”,就是可以掌握做事的系统,并且有系统运营策略;比法更高的是“道”,即掌握了企业经营和创业的本质和规律;比道更高的是“魂”,也就是拥有企业的价值观文化和经营哲学。

经营者五层系统实际上就是一个从器升级到术,术升级到法,法升级到道,道升级成魂的系统。那些伟大的企业无不是靠“魂”,靠公司的使命、愿景、价值观来牵引的。比尔·盖茨创建微软的时候,说让全世界人都用上电脑;乔布斯二次主宰苹果时说,活着就是要改变世界;马云说,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任正非说,以客户为先,以奋斗为本……那些伟大企业都是因为它们有崇高的“魂”,有使命、愿景和价值观。像马云这样的企业家,既不懂技术,又不擅长销售,他为什么能做出伟大的企业?就是因为他处在“魂”这个层面,靠哲学、使命来领导企业。

 

《中关村》:您个人的成长历程就是一个典型的升级案例。从一个乡村的放牛娃蜕变为创业者、投资人,您有哪些成功的秘诀?

杨守彬我总结出了一个成功的方程式:成功=(愿力+努力+认知)×时代。

能让人和企业走向终极成功的一定是愿力。愿力,是成功的基本要素。无论创业还是打工,有没有使命感,愿力强不强,发心是什么,非常重要。我投资这么多企业,发现企业创立的第一天就已经注定它的使命和发心。很多企业发心不够,愿力不足,就会失败。如果愿力够,能量足,未来面对再多的困难,也会坚持。

成功的第二个基本要素是努力。容易走的都是下坡路,真正的上坡路没有容易的。很多时候一件伟大的事情需要持久的坚持,日日行方行千万里,常常做才做千万事。

成功的第三个基本要素是认知,时间是所有人最均衡的资产,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成就,核心差异就是思想和认知,它们共同决定了一个人的贫富和幸福程度。

老实说,马云不比我们勤奋,但他的认知边界比我们的都宽,思想高度比我们的都高。马云的思考都是有深度的思考,他的勤奋都是有效率的勤奋,因此也就达到了比常人还高的境界。

成功最为重要且具备决定性因素的第四点,99%的人都会忽略,那就是时代。任何大成就都不是仅靠自我努力,还要靠“撞对”了时代的脉搏和需求,任何大的成功都是时代给予的。

今天,我们撞到一个人类发展最快速、物质极大丰富、科技极度发展的好时代,过去几千年的发展可能不如现在一两年,因为现在是在以几何级的裂变速度发展。我们要去找那个时代的脉搏,谁做好了最好的准备,谁就更有可能成功。

 

《中关村》:回顾过去的43年,支撑您不断拼搏、升级的源动力是什么?

杨守彬我不是今天才这么拼搏,我过去几年也比较拼搏,其实每天就是燃烧生命。人跟块木头,跟植物和动物有什么区别?其实本质上没有太大的区别,都是一种生物质的转化,有来亦有去,来的时候美丽灿烂,走的时候将生命燃烧殆尽。

什么是人生?我觉得人生就是所有经历的总和。你经历了什么,你的人生就是什么。我为什么做那么多跨界,做那么多事?因为我要勇敢地去经历,去体验。我干事儿的时候很玩儿命,我玩儿的时候也很尽兴。过去我追求边奋斗边享受,干就拼命,玩儿就尽兴。现在我对生命的态度做了一次升级,叫“狂浪主义”——干事儿要狂,玩儿起来要浪。我也因此成了投资圈里唯一一个同时征服过南北极、赤道、冰川等环境的人。这是我的生命态度——追求怒放的生命! 

(作者:张越 编辑:zgc003)
文章热词:

网友评论

 以下是对 [追求怒放的生命——对话杨守彬]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